法国全新政策扶持奢侈品行业的发展

  路威酩轩集团(LVMH)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在1月29日公布的年度业绩报告中表示,尽管去年Louis Vuitton的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但其本可以“增长更多”。Arnault解释说,品牌“受制于产能,培训新手艺人需要时间,为了不损害品质,它们不能走得更快。”

  事实上,法国奢侈品巨头的工作室一直在满负荷运转,尽管人们普遍担心中国奢侈品消费放缓,但对Louis Vuitton、Chanel和Hermès等品牌的需求没有减弱的迹象。因此,Arnault宣布:“2019年将为Louis Vuitton再开设四家工厂 ”(三家在法国,一家在德克萨斯州,为北美市场服务)。据一位发言人估计,品牌为其原产地法国创造了1000多个制造业工作岗位。长期以来,该国一直在与失业问题作斗争。

  上周,Hermès也提到了产能问题。在2018财年销售额增长10%之后,这一家族经营的大型企业公布了建造第19家皮革制品工厂的计划。制造部门和股票投资的执行副总裁Guillaume de Seynes告诉BoF,这个著名的凯利包制造商“为了2021年诺曼底工厂的运营,将在今年年底开始招募250个马鞍和皮革工匠。”该公司已经在培训手工业者,以满足明年开业的另外两家制造厂的需求。“他们需要15到18个月才能掌握凯利手袋的制作技术,我们最复杂的手袋正被用作我们最好的培训产品,”de Seynes继续说道。他指出,Hermès很久以前就启动了这一内部培训项目。

  同样在明年,Chanel也决定在手工艺上投入更多。该公司将在巴黎北部开设一处面积为2.55万平方米的新工坊,容纳其旗下的12家专业手工坊,其中包括羽毛工坊Lemarié、制鞋工坊Massaro、刺绣工坊Maison Lesage和女帽品牌 Maison Michel。每年,这些工坊的技艺都会在品牌手工坊系列上体现。品牌全球精品部总裁Bruno Pavlovsky表示:“在过去35年里,Chanel一直积极参与支持、发展和确保‘手工艺’的传承与持久,因为它们代表了一种独一无二的超高技艺。”

  与此同时,Hermès也正在将纺织专家、一家手套制造商和几家制革厂归入麾下。但是,对于法国最大奢侈品公司的许多商业合作伙伴来说,获取技术诀窍仍然是一个问题,这也威胁到了这个1540亿欧元产业的发展势头。

  教育和培训系统必须应对这种新的环境,以培养法国奢侈品和时尚的竞争力。

  在许多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退出法国就业市场之际,许多与大公司合作的小型供应商,尤其是纺织品和服装企业,正在努力寻找熟练工人,以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并为退休人员提供补偿。在未来5年内,每年将有1万多个技术职位需要填补,涉及纺织、服装、皮革和珠宝等多个领域。但该行业72%的中小企业最近表示,它们在招聘方面面临挑战。

  1月8日,法国经济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和文化部长Franck Riester与奢侈品和时尚行业的代表签署了一份为期3年的新协议,可能会有所帮助。行业方面的谈判负责人Guillaume de Seynes表示:“即使我们看到许多30至50岁年龄段的人离开传统职业,成为手工艺人,实现他们期待已久的手工创作梦想,但手工艺工作在年轻一代中仍缺乏吸引力和认知。在某种程度上,国家培训制度也可以得到改进。”

  UFIHM(Union Française des Industries Mode et Habillement)是一个由2500家法国服装及配件零售商和制造商组成的专业组织。该组织主席Marc Pradal表示:“几十年的非工业化已经导致了许多技能的流失,例如,法国在男装方面已经没有更多能力了。”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1996年至2015年间,纺织、服装、制鞋和皮革行业的劳动力规模下降了66% ,该行业的产出下降了51%。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全新规划将推动整个产业在培训和教育方面注入4500万欧元,同时采取措施加强法国的工业供应网络,支持新兴品牌和启动可持续发展项目。这笔资金将主要来自企业,以及Bpifrance和Caisse des Dépôts这样的银行支持,同时环境保护机构Ademe也将参与这项工作。

  “教育和培训系统必须应对这种新环境,以培养法国奢侈品和时尚界的竞争力,”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协会(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执行总裁Pascal Morand说道。他强调,在竞争日益激烈、市场对速度的要求越来越高、打破常态的新技术、消费者行为的转变以及年轻客户对可持续性和透明度的需求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于1月8日落成的全新法国时装学院(Institut Français de la Mode)将成为该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

  全新学院是自1927年起变成为时装设计师及高级定制工匠摇篮的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学院(École de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Couture Parisienne)与由Pierre Bergé于1986年建立,全球第一座奢侈品及时装管理设计学院法国时装学院合并而成。2020年9月全面完成后,1000名学生将通过管理、设计和手工艺课程,在同一屋檐下接受从职业培训到博士的各级教育。

  几十年的非工业化已经导致了许多技能的流失,例如法国在男装方面已经丧失了许多优势。

  与此同时,一个国家计划旨在到2022年重新布局该国的职业培训和学位系统,给予它们更大的价值,以反映越来越受重视的部门技能培训的升级。从今年开始,一些植根社交网络和职业相关的全国性公开活动也将采取一种全新的方式,促进就业需求。这一举措已在法国各地组织的若干公开活动相互承接,目前路威酩轩集团的公开日活动Les Journées Européennes des Métiers d’Art将集团内部的工坊向公众开放,而Hermès的“hors les murs”(展示其手工艺人技能的项目)已开始在世界各地巡回,希望激发人们对手工艺的更大兴趣。

  当然,像Louis Vuitton、Hermès和Chanel这样的法国奢侈品巨头,并没有等到政府的新政策出台后才采取重大举措,以确保其供应链的安全。但业内多数高管表示,新计划的务实态度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Pavlovsky说:“重点是保存这些手工技术和文化遗产,同时支持技术创新,它们对于时装创作至为重要,并在法国卓越手工艺的影响之下,在世界各地广受赞誉。”

  即使其旗下品牌大部分产品是在意大利生产的,开云集团(Kering )也积极支持该协议。该集团的总部以及Saint Laurent和Balenciaga的工作室设在巴黎,同时Saint Laurent还有一家位于法国安杰的工厂。开云集团首席人事官Béatrice Lazat说:“恢复法国的精湛手工和工艺,以及在这个拥有惊人潜力的行业创造工作机会,是开云集团和我们在法国的公司,乃至整个行业的关键。”全新的在法国的策略反映了“开云集团长期以来与意大利地区和学校发展的成功关系,以保护当地的传统技能。”

  像Etablissements Thierry和Fonlupt这样的小供应商也对新政策表示赞赏。对于它们的主人Amedi Nacer来说,“(这么做)足够吸引新人来到,并保持我们与众不同的技能,这真的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他的190名员工为Chanel、Vuitton、Dior、Hermès、Saint Laurent、Celine及Chloé等品牌生产女装。2018年,他在寻找的20名员工中找到了15名,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说,他毫不犹豫地雇佣了一名前服务员、一名患有自闭症的年轻女性或政治难民,在内部对他们进行培训。“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悖论,”Nacer说,“但我们可能会因无法应对越来越多的订单而消失。”

来源:BOF  作者:Nadine Bayle